第 67 章 第 67 章

作者:一步玉沙 作品:未来道侣在线指导恋爱技巧 本站永久域名 http://www.slzww.com/
  林逸牢牢抱着花逢月,把头埋在美人细嫩的脖颈间,闻着熟悉的药香,他心里喟叹不已。

  ……怎么能忘记花逢月呢……

  ……这是他朝思暮想的人啊……

  好好地抱了一会儿花逢月,林逸忽然想起,花逢月受伤,还是长老,两人还没有发生进一步关系的事情,连忙松开手,

  “你怎么会来?我记得……”

  林逸刚想说他之前明明是被妖兽追,可是忽然想不起来是什么妖兽,他还记得花逢月应该是在受伤在山洞里,可现在……

  “你被雷劈到,受伤了,我自然要过来。”花逢月温温柔柔地拉住他,另一只手拿着丝帕抹去青年的满头大汗。

  之前的两道声音也变成一道,是只属于花逢月长老的声音。

  另一道声音哪去了,林逸心中疑惑一闪而过,但是他马上就被眼前美人吸引住全部注意力。

  青年眼睛亮晶晶地,如被驯服的骏马,乖乖地低着头,任由男人为他擦汗。

  擦着……擦着……林逸忽然觉得不对,他轻轻地握住花逢月为他擦汗的手。

  手指修长,骨节分明却不凸出,素清玉白,润滑细腻,是最上好的羊脂形成。

  “这手……不是……胳膊的伤……好了么?”林逸捏着美人软嫩的手心,他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做,可是心底又不舍得放开。

  而且他是自己的未婚妻,未来的道侣,拉一下手怎么了?

  花逢月也不以为意,任他捏着自己手:“早好了,你受伤很长时间了,现在反而要多关心自己才是。”

  随后,他做出了一个出乎意料的举动,花逢月拉着林逸粗糙的手,顺着纤细的皓腕往上滑。

  林逸整个人都僵硬了,他不敢置信的摸着如霜雪般的藕臂,眼前这一幕太过冲击,导致他觉得哪里不对,但是又舍不得移开目光。

  尤其是手上微凉光滑的感触,是那么的真实明显。

  “你摸摸,我的胳膊已经好了。”花逢月一如常态的浅笑,仿佛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。

  好像两个人的关系就应该如此亲密。

  美人浅笑,让林逸迷了眼,他觉得花逢月笑的比以往要开心,要温暖,尤其是那双多情柔和的双眼,微微弯起时,好像在对自己诉说情意。

  ……情意……

  林逸愣了愣,心底疑惑加深,花逢月对自己应该是这样的么?

  但如果不是这样,应该对自己哪样呢?

  正当林逸思绪万千的时候,花逢月关切疑惑道:“林逸,怎么了?头又疼了么?”

  轻轻柔柔,却毫不费力击溃青年麻线团样的疑惑,他定了定神,怀疑自己脑子出了问题。

  自己喜欢未婚妻,未婚妻喜欢自己,不是很正常的么!

  虽然他想不起来两人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,但是……

  林逸忽然福至心灵:“阿月,我喜欢你!”

  满目的苍翠都化作了情山意水,微风吹拂得湖面起了到到水波,粼粼波光也被这大胆的表白羞的翻进水里荡漾。

  花逢月略带羞涩地笑着:“我也喜欢你啊。”

  巨大的喜悦冲击而来,林逸简直不敢置信:“真的!”

  花逢月笑着,轻轻凑过头,在青年脸颊上点吻一下,又快速离开。

  只是轻轻的擦过脸颊,青年小麦色的肌肤就跟被火烤过的螃蟹一样,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。

  “林逸,接着鱼。”忽然一道陌生的声音响起,两条冰凉的鱼打在林逸光滑的脊背上。

  林逸顿时发觉,自己竟然只穿着一条裤子!

  他的衣服呢?

  被妖兽追击的记忆一闪而过,林逸皱皱眉,脑子还有点钝痛。

  草地上两条鱼在努力扑腾,他扭头,见到之前在小湖钓鱼的鹤远真人信步而行,手里拿着鱼竿,懒洋洋道:“这鱼是我送你的,你伤才刚好,多吃点鱼肉补补。”

  “啊……好的,谢谢。”林逸拾起鱼,一头雾水,他已经想起来自己的未婚妻花逢月,可是关于鹤远真人的记忆却空空如也。

  但同样的,他对鹤远真人有熟悉感。

  只是这种熟悉感不如刚刚面对花逢月的急迫。

  可能……他不算很重要的人吧……

  林逸勉强为自己找了个解释,礼貌道谢后,转头望了一眼花逢月,意外的发现美人神色清冷,跟没看见鹤远真人一样。

  他有点不知所措,准备先拉着花逢月回去。

  “你们要去哪?”鹤远真人声音飘渺道。

  “当然回……”瑶光峰三个字还未出口,林逸就听见身边花逢月道:“回山洞。”

  哦,对呀,他们是迷失在秘境里了,暂居山洞。

  鹤远真人也是在秘境里走不出去了?

  迷惑中,林逸跟着花逢月回到了山洞,他还在思考关于鹤远真人的事情,纳闷望着端起石锅的花逢月道:“阿……阿月,鹤远真人是什么时候在秘境遇见的?”

  突然从长老变成阿月,猛一下还有点不太习惯,喊的时候自己的都不好意思,林逸脸庞有点热的想。

  要冷静!冷静!

  花逢月在山泉边接了水,熟练的架在篝火上:“那个鹤远真人来历不明,你以后离他远点。”

  怪异感又出现了……

  林逸皱眉,这种话不像阿月会说的。

  还没等他想明白,花逢月递给青年一件衣服,是他自己的素袍:“衣服我洗了洗,勉强干净了,你现穿着,别着凉了。”

  来自心上人的关心令人愉悦,尤其还是两人刚刚互相表明心意的阶段。

  林逸转头就把鹤远真人抛在脑后,接过衣服美滋滋道:“还是阿月心疼我~”

  而后又想起美人的伤势:“阿月,你的胳膊什么时候好的?”

  记忆中花逢月的胳膊还不能动,像刚刚端起石锅的行为就做不来,只能一碗一碗的接水。

  “好了有一段时间了,还是青光师兄帮忙治好的。”花逢月混不在意的说道。

  “青光长老?他们人呢?找到能出秘境的道路了?”林逸惊讶极了,忍不住连串的发问,最重要的是,为什么他们还在秘境,没有回到瑶光峰?

  “你又忘记了,青光师兄只是通过……联系到我们,并且能传送过来一些药品,但是出路还是要我们自己找。”花逢月摇摇头,叹气道。

  通过什么?他没有听清。

  “那……青光长老有说过关于出路的线索么?”不知为何,林逸心底的怪异感越来越浓重。

  花逢月点点头,指着山洞外道:“要往山上去,才能找到出路。”

  林逸望着远方在白云缭绕中显得尖尖小小的山峰,兴奋激动道:“不如明天就往鹿角山走?这样我们可以快一点出去。”

  “鹿角山?”花逢月诧异的望了他一眼,又看了看高山道:“确实像鹿角。”

  咦?鹿角山原先不叫鹿角山么?我怎么会说出鹿角山的名字?

  林逸迷茫,很多记忆都对不上号,导致他现在云里雾里的。

  花逢月伸出手,抚摸上青年的脸颊,关心道:“去之前得先让你恢复好啊,你这个情况我怎么能放心。”

  微凉软滑的素手触碰到自己,什么怪异迷幻都飞走了,林逸干脆的握住美人玉手,边用脸蹭,边止不住的开心笑:“我忽然希望自己恢复的慢一点,这样可以跟阿月你多相处些时间。”

  花逢月白他一眼,抽回手:“快点吃饭,吃完饭到温泉里面洗洗,一身鱼腥味。”

  林逸:温泉?

  *

  昏暗的荒野树林中,暗蓝色天幕上面布满繁点闪烁的星光。

  没有明月的照耀,小山顶上只有一波粼粼泛光的温泉,如雾如烟的水汽在上面飘渺围绕,只让人觉得走入一处山精鬼魅的栖身之地。

  仿佛马上就会有衣衫半解的艳鬼出没,勾人摄魂,夺魄吸|精。

  但今夜没有艳鬼,昏暗的荒山野岭中,却意外有世外仙人降临此地,赏光与温泉入浴。

  美人脱下身上的道袍,露出光滑细腻的肌肤,流畅优美的线条,踏入热气腾腾的泉水中。

  “林逸,你怎么还不下来?”花逢月披头撒发,泉水漫过他无一丝赘肉的腰际,雾气氤氲萦绕着他的乌发雪肤,清美如明月的容颜此时盖过了天上繁星,蛊惑人心。

  心中翻江闹海,脑浆都快爆炸而出,林逸站在岸边,呆呆地望着水中美人,乌龟不在缩头缩脑,配合着青年越来越高的体温,渴望下水,渴望心上人……

  “下来啊……”仙人化身成了山鬼精魅,对着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招招手。

  月下美人在温泉里闭目养神的一幕幕在脑海中蹦出,林逸有理由相信,这不是他第一次跟阿月沐浴。

  所以他有什么好激动的!

  冷静,冷静,冷静一点!

  林逸给自己打气,阿月是自己的未婚妻,两人之间亲密很正常,等出了秘境,他立刻向阿月提亲!

  当什么未来的道侣,要当自己现在的道侣!

  心上人要早早拉回窝,睡在一个被子里才安心,免得外面有人觊觎。

  一个俊朗却让人心生讨厌的青年身影在脑中一闪而过。

  林逸摸了摸头,觉得自己肯定脑子坏了,都瞎想些什么玩意儿!

  随即,他听从心的召唤,慢慢步入温泉。

  温泉水滑腻轻软,热力熏得年轻人血脉喷张,林逸心跳加快,望着跟自己共浴的美人,他小心翼翼地拉住花逢月的手。

  “帮我洗洗头发。”花逢月没有察觉到林逸异样,跟往常一样,让林逸清理自己头发,即使胳膊好了,他也没有改变这个习惯。

  淅淅沥沥的水声响起,林逸极为珍惜的握着柔软青丝,美人嫩滑如白玉的脊背毫无防备的对着他,又纯又清的温泉水从发丝,滑落到脖颈,再慢慢湿润如蝴蝶羽翼般的肩背,最后重新掉落在肋骨处的水面。

  林逸口中干渴,他想喝一口温泉水,或者舔一舔雪肤上凝聚的露珠。

  清浅温暖的水,被林逸一下又一下的捞起,隐于发从里,打湿美人发际,淘气的缠绕着青丝,凝成缕缕状。

  还不客气的贴住白嫩的肌肤,像一条条蜿蜒难缠的小黑蛇,不肯离开春光雪色。

  林逸开始缓缓按摩心上人紧致的头皮,他快要忍爆炸了,不知道失忆前的自己怎么样,但是让他现在对着近在咫尺的美味点心只能看不能吃,着实是一场折磨。

  两人都已经确定情侣关系了,对么!?

  不知不觉间,林逸按摩的手从头皮往下,两人紧紧贴在一起,像把花逢月搂在怀里。

  距离越来越近,他已经闻到了心上人身上特有的药香,以及泉水自带的香气。

  温泉有香气?

  好奇心一瞬即逝,眼前有更重要的事情。

  青年凑近美人脸颊,轻轻允住花逢月柔软的耳垂,顺着耳后,滑到精致单薄的下颌线,一点一点吸走白雪上的露珠。

  滚烫的吻落在脸颊,脖颈,肩押,花逢月呼吸略显急促,他已经感觉到林逸在水下比温泉还要热烫的双手。

  美人脸颊微红,软软的靠着身后青年,两人现在是洗澡中途,都没有穿着衣服。

  这算不算鸟入樊笼?

  花逢月舒服地眯起眼,正如林逸猜测那样,两人已经确定情侣关系,他并没有对此行为表示抵触。

  反而还带着鼓励的意思,彻底放松身体支撑力,软靠在青年火热的身体上,勉强站立。

  在无法看清的温泉水下,一条不知名的蜜蛇含着两口岩浆毒液游来,贴着水中又深又细的半弯沟渠,寻找它的食物。

  顾不得水下危险,花逢月侧头想让青年别闹,先洗完澡,回山洞再说,结果被林逸一下抓住嘴唇,堵住所有的言语。

  再一次亲到了!

  林逸激动至极,这一次没有妖狼的打扰,是只属于两人的私密空间。

  两人激情斗妖狼的记忆画面浮现在青年脑海。

  “阿月……”林逸蹭着心上人唇角低声呢喃:“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”

  “哎……怎么就不是真的……”花逢月转过身,温柔地搂住青年宽厚的肩背,学着青年刚刚的行为,将感叹都堵在口中。

  林逸心情激荡,却不知怎的,耳朵赫然间听到某个声音,好像是之前悲伤的让人心疼的那道声音。

  他抬头,疑惑:“阿月,你会伤心么?”

  花逢月轻叹,本就烟雨蒙蒙的眸子,现在更是天了三分湿潮:“你会让我伤心么?”

  怎么可能呢?他巴不美人天天对他笑!

  林逸放下心头疑惑,笑着抱起心上人。

  哗啦啦……温泉水声作响,两人移到岸边。

  怕阿月冷,林逸也没抱着人上去,搂着刚到手的大宝贝,厚着脸皮,彷佛小熊一样,撒娇式的在美人怀里乱舔乱蹭,就差少个尾巴摇起来了。

  而水下其他的危险逼近,不一会儿,蜜蛇偶遇到一条白蛇,两只蛇妖正好面对面,都不服气的呲牙缠绕对敌,搏斗中不分仲伯,好一阵你来我往。

  最后白蛇灵实力低微不敌,愤愤不平地喷出一口雪水,因为蜜蛇精竟然无耻的叫来帮手,五条触角的章鱼妖也来帮忙。

  白蛇灵垂头丧气告诉蜜蛇精美食洞口的地点,蜜蛇兴高采烈,带着刚打完胜仗的激情,以及帮助过它的五条触角的章鱼妖,直冲珊瑚洞口。

  守得云开见日出,在层叠山丘中,终于寻觅它一直心心念念的灵药红珊瑚。

  怕再次有敌人来夺,蛇精凶悍的先下手为强,整条蛇都费力钻进狭窄的珊瑚洞,堵住洞口,自己大快朵颐。

  林逸牢牢抱住朝思暮想的美人,此时此刻内心全是满足喟叹,这是他一直想做,却无法做到的事情,既然不是梦,那就让激情来的更猛烈,更真实。

  真实到消除他心底的怪异,也不让花逢月有后悔的机会!

  小麦色的大手跟纤纤玉手十指相扣,林逸不许反抗的将白玉素手扣在青碧草皮上,带着水珠的草皮被压塌在雪白肌肤下。

  纤细如霜的皓腕忽然用力反弹,却无法逃脱热腾腾的大手,挣扎一阵,最后无力屈服,两只细白的手腕都被一只手扣住。

  微风穿过茂密的树林,温泉边都是翠绿的野草,没有月光的眷顾,繁星并不能满足视野看清的条件。

  已经是深夜,小小山顶上,无人发觉的温泉水面,暗沉沉的碧绿苍翠之间,一小片雪白被点缀在岸边上,在铜金色蛇腹下若隐若现。

  应该受众人敬仰,散发着如月般的微光,如珍如宝的羊脂雪白,现在却被一条凶恶的巨蟒偷走缠绕,牢牢覆盖住。

  一心想要藏起绝世宝贝的贪婪金铜蟒,用巨大的身躯不断蠕动,想要趁着此时无人,彻底将稀世之珍覆盖在身下,带回自己的蛇窝,变成自己的私有物。

  从此他会好好珍藏,也让世人都知道,这个在月光瑶池中诞生雪玉宝贝是属于他的。

  *

  已经过去三天三夜,雨点连成银线,如同秘境的天空塌了一个角一样倾洒下来,乌云密布,铺天盖地,不见有停雨的意思。

  原本好似挂在山间当项链的清泉已经成了小瀑布,清澈如绿宝石的泉池变成山脚下流淌的小河。

  小瀑布边的半山腰上,泛着篝火暖光的山洞中,一袭月白道袍的美人忧心忡忡,满目焦虑,望着洞外狂风暴雨。

  即使是眉头紧锁,忧郁缠身,也不扰花逢月清冷如仙的气质。

  从未有过的挫败感冲击美人长老的心头,现在自己如同废物一样,什么忙都帮不上,连小弟子的安危都难以探测。

  就算林逸曾经笑着说自己是从观云山出来的,也有在妖兽密林生存的经验,花逢月也不可能放心。

  从林逸进入星罗谷后的一幕幕出现眼前……

  即使失忆忘记一切也在努力向上的弟子林逸,

  及时带走朋友免去一场兄弟感情风波的小机灵鬼,

  药房撒谎后被自己补上漏洞的害羞青年,

  从生死之间醒过来后抱着自己哭的大男孩,

  陷入梦翅蝶幻境再次抱住自己不让走的悲伤身影,

  对着幽冥泉石思念亲人的年轻人,

  头脑灵活对制药有潜质有天赋的千里马,

  炸掉食堂让人哭笑不得也让身边人维护的傻小子,

  还有那天月下药田里的滚烫眼神……

  不知不觉见,这个体质怪异,可能跟龙族有关系,浑身是秘密的青年,竟然带给自己这么多回忆。

  以及现在两人在秘境的生活,都是靠着林逸一个人,如果不是自己带着林逸进药舍,根本就不会发生这场无妄之灾。

  磅礴大雨不断,花逢月担心地叹了口气,

  林逸……林逸……你现在可安好?

  【只发晋江文学城,独发晋江文学城~!】
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/点此举报 | 注册会员 | 加入书签

如果您喜欢本书,请把未来道侣在线指导恋爱技巧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未来道侣在线指导恋爱技巧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