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69 章 第 69 章

作者:一步玉沙 作品:未来道侣在线指导恋爱技巧 本站永久域名 http://www.slzww.com/
  也没有几日,名叫纤纤玉手的指法就熟练起来,唯一不算副作用的作用,就是原本清冷美人的花逢月,现在只要被林逸一碰触,就会化成一滩春水,烟雨朦胧的眼波,也在与林逸凝视之间聚集成一汪柔情。

  让林逸每次都把持不住自己。

  只是当快乐缠绵过后,林逸心中总会升起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心慌,好像做错了什么事。

  所以当他再一次外出寻找食物遇到鹤远真人时,林逸没有拒绝鹤远真人的邀请。

  他小心翼翼的跟在被阿月说需要远离的年轻贵公子身后,如果这人有什么异常,立刻一剑封喉!

  树影婆娑,林荫中两人一前一后,走过明澈小湖,来到一处石室,林逸略微放下戒备,带点好奇:“这是你在秘境居住的地方?”

  石室很大,很干净,要比他和阿月居住的小山洞要好多了。

  失去记忆之前,他怎么没有发现这样好地方,还是那会儿鹤远真人已经在此居住了?

  林逸带着赞赏的目光打量里面环境,整个石室墙壁光滑如镜,洞口最外面是不规则圆形的空间,四方分别有往深处延伸的山洞,都是漆黑一片,伸手不见五指,树林里的天光只能洒近外面的圆形石室。

  虽然说是一片干净,但林逸总觉得这个地方有股让人晕眩的血腥味。

  可能是未处理好的猎物吧。

  林逸安慰地暗想,看鹤远真人这副一派斯文风流的富家公子形象,也不像是能照顾好自己的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大概是石洞有些阴冷的关系,他突然觉得小腿开始疼,尤其是脚腕的地方。

  “自然,”鹤远真人笑眯眯地点头:“也是你学幻幽录的地方。”

  “这里学习幻幽录?”林逸一脸懵地望着眼前男人,随后反应过来,指着鹤远真人惊道:“幻幽录难道是你教给我的?”

  那此人不就是自己师傅!?

  想到这一点,林逸打心眼里反感这个设定猜想,差点没拂袖而去。

  搞笑呢!横空出世一个师傅?而且阿月明显讨厌这人,没准儿就是因为这个人神秘兮兮,一肚子坏水儿,才让阿月警惕他。

  “不是我教的,但的确是从我这里学的。”鹤远真人一脸高深莫测,背着手看他。

  ???

  林逸更想不明白了,如果没人教,他还能偷偷摸摸去学不成?

  “这也是你和你的道侣初次有联系的地方,虽然很神奇,但却是一个让人不得不相信的事实。”鹤远真人声音虚无缥缈,仿佛是石洞在说话一样,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。

  林逸又开始头疼,他皱着眉,眼皮直跳:“我跟阿月的初次联系的地方?你是怎么知道的?难道你当时在场?”

  鹤远真人没有回答他,只是继续充满神秘:“你还能想起,你是如何跟你的道侣联系的么?”

  一句句不知所谓又十分奇特的问话让林逸烦躁不已,他看电视剧的就讨厌这种角色,有话不能好好说,非得绕来绕去的打马虎眼。

  而且通常这类角色都是反派一方的。

  于是他呛声:“我跟阿月用什么联系关你屁事儿!”

  不着四六的天天观察别人情侣之间的事情做什么!

  “不是和花逢月,是你和你的道侣之间联系。”鹤远真人摇摇头,说出了一个让人震惊的事情。

  轰隆!

  脑海中一个晴天霹雳,林逸现实呆若木鸡,回味过来鹤远真人话中意思,青年怒目圆睁,双拳紧握:“你他么瞎说什么呢,我怎么可能背着阿月还有一个道侣!”

  他才不是脚踏两条船的花心大萝卜!

  但是心底却有另一个声音,告诉他,鹤远真人说的没错,是有一个道侣在等着他,就像那天充满悲伤的声音。

  不能在听这个人的胡言乱语,林逸转身欲走,他心虚极了,万一被阿月知道怎么办?

  我的道侣就是花逢月!

  额间红丝闪过,林逸只觉得心脏扑腾讯地跳,一股惊慌开始蔓延。

  “哎……”一声遥远的叹息,似天外的呼唤又仿佛在耳边炸起,鹤远真人幽幽道:“是真的想不起来,还是不愿意回忆。”

  你才不愿意回忆!林逸转头刚想斥声反驳,抬眼间,一个可怖干枯的骷髅映入眼帘。

  “啊!!!!!”

  惊叫声在石洞内回响,林逸连滚打爬地跑出石室,一脸惊慌失措,看丧尸片都没有这有冲击力!

  效果堪比贞子爬出电视机,喝下楚人美的泡尸水!

  鹤远真人完全变成一具凶残恶心的腐尸,脏兮兮的骷髅上还残留黑色干硬的腐肉,一层干皮皱巴巴地包裹在外面,身上华衣也溃烂成脏兮兮的布块,浑身散发着一股让人作呕的烂臭。

  该是眼眸的地方现在已经成了两个黑色的空洞,里面闪烁着阴冷的绿焰,看不出表情的骷髅脸上莫名让人觉得他在嘲讽。

  ”幻幽录是一本主修幻觉的精神功法,能让普通人走上修炼大道,但越是修炼,对修炼者的精神干扰也越大,除非修炼者精神力庞大,心性坚定,否则会日复一日掉进欲望漩涡,成为心魔的奴隶。”

  “幻觉真真假假,能把幻幽录修炼到最成功的,都是欺骗自己,让自己相信幻境里的一切都是真实的……”

  骷髅嘴巴咔哒咔哒响,每说一句话都在掉落灰尘,靠着没有肌肉的干皮将上下牙关连在一起,不断的对林逸产生音波攻击。

  林逸捂着耳朵在地上打滚后退,但是骷髅却越来越近,魔音灌耳,无处躲藏。

  “啊!!!不要说了!!!”

  眼见恶心的骷髅越来越近,马上就要碰到自己,声音也越来越大,充斥在脑海一直盘旋,林逸头昏脑胀,痛苦不已的大喊。

  “林逸!”

  清冷如山泉的声音传来,一切让人头痛的杂音顿消。

  是阿月!

  林逸刚一高兴,忽然想到阿月还是一个普通人!面对眼前的妖怪会有危险!

  顾不得自己还在晕眩,青年慌慌张张从地上爬起,拉住花逢月撒腿就跑!

  “阿月快走,鹤远真人不是人!是个妖怪!”

  花逢月被拉着踉踉跄跄跟在后面,也没有挣脱,只是哭笑不得:“哪里有鹤远真人?”

  “嗯?”林逸一惊,刹住脚步,像后看去。

  树林里阴暗而寂静,之前的小湖石室依旧在那里,可是变成骷髅的鹤远真人却不见了,周围也没有腐臭的味道,仿佛刚刚只是一场幻觉。

  啪的一下,林逸脚软地跪在地上,双目呆滞,喃喃道:“没有人?怎么会没有人?他刚刚明明变成了一副骷髅样子……”

  “林逸,你是不是伤病又复发了?”花逢月弯下腰,担忧地拂去青年发髻间的汗珠。

  伤病?难道真的是记忆出了问题?

  林逸愣愣地抬头望着花逢月清美的容颜,双眸失神,一点都不聚焦的眼瞳失去了往日的灵动,在情人的一遍又一遍的安慰下,伸手牢牢抱住美人纤细的腰肢,把惊吓过度的脸埋在充满药香的软腹上。

  一副无助可怜求关怀的模样。

  像极了受惊小儿要抱抱。

  花逢月不言不语,任由林逸依赖着自己,嘴里哄着“没事了,没事了”抱住青年的头颅。

  密林里,两人一站一跪,亲密相拥,一切都是那么温馨平静,阵阵碧涛,悦耳鸟鸣,附近的潺潺水声,都遮挡不住林逸心头的阴影。

  不说鹤远真人突然变成骷髅……

  ……他那个未想起来的道侣是怎么回事?

  即使跟阿月回去后,日日夜夜搂着美人不放,在情人身上撒欢的闹腾,也无法消除林逸在心头盘绕的疑虑。

  以至于在某日晴朗的午后,他捕食时再一次来到了小湖边,望着已经无人的石室,不由自主的踏了进去。

  一进去,山洞中特有的阴凉就让他浑身一抖,林逸惴惴不安转完了石室,这一次,什么都没有发生,连那个奇怪的鹤远真人,也没有出现。

  “呼……”林逸松了一口气,略有些放心的打量四周。

  上次来时,因为警惕和惊吓,导致他有些细节没有仔细看,比如这地上一道道的痕迹是什么?

  仿佛是未死的猎物拖着满身血迹的身体在山洞里爬来爬去。

  这个想法一出,林逸脑海中幻想出动物临死前的哀鸣求饶,不自觉的打个寒颤,莫非鹤远真人是个变态?

  嗯……说实话,那副骷髅样子在心底盘旋不去,说鹤远真人是变态他是真信的。

  石洞里很空旷,也没有石桌石凳一类的家具,一些细节线索很快就看完,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,林逸有点疲累的松松脖子。

  眼皮沉重地打个哈欠,这段时间跟阿月胡闹太久,他也有点支持不住。

  昨天又是一整夜,直到到天微亮才停,也是阿月害羞,不好意思拒绝他这个禽兽,才让他屡屡得逞。

  要是回到了瑶光峰哪里会任由他天天荒唐。

  跟阿月的性子也不符呀。

  静了一会儿,林逸愣神地望着眼前石壁,在瑶光峰跟阿月的性子不符,那在秘境里就跟阿月的性情一样了么……?

  秘境里会对他羞涩妩媚的阿月……

  瑶光峰上清冷沉静的花逢月长老……

  在他身下婉转轻吟的阿月……

  星罗谷里地位尊贵的美人长老……

  媚眼如丝欲拒欢迎的阿月……

  清冷如仙众人仰望的花逢月……

  林逸浑身冰凉,嘴唇发抖,他眼前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花逢月,一个情意绵绵让人春心荡漾,一个寒如冷月却触动心弦。

  两个都是花逢月,可却不是同一个花逢月。

  林逸很清楚的能分别出来,那个清贵如朗朗明月的才是真正的花逢月,让瑶光峰弟子敬重,星罗谷众人仰慕,天定主角卢云海的心上人……

  卢云海……?

  心绪恍惚间又突然冒出的名字,让林逸有点无所适从,这些都是谁?

  他对这个名字也感到熟悉,跟鹤远真人一样。

  石洞里,原本背影高大,修长笔挺的青年,在这一刻,竟然像个将行就木的老人般驼背探颈,在昏暗的石室中猛一下看,恍若一具行走的骨架,黄皮刮瘦,鹤骨霜鬓。

  如果阿月不是花逢月,那他是谁?为什么要冒充花逢月?

  而且不是假装两人在一起,是真正的滚床单。

  真正的花逢月去哪里了?会不会有危险?

  想到此,林逸心底一抽一抽的痛,悔恨蔓延成灾,如果不是自己色迷心窍……

  急于想在石室找找有没有其他可用的东西,看看那个诡异的鹤远真人有没有留下暗示线索一类的,他无意间抬头一望。

  天花板上被人雕刻作画,宛如一副密室地图。

  地图……

  林逸太阳穴抽疼,他捂住头,又开始了。

  每次一想到些什么,整个脑袋都昏昏沉沉的钝痛,可这一次,他不能屈服,林逸眼神凌厉,想到真正的花逢月下落不明,内心深处的揪疼担忧让他抗住了脑海的阵阵不适

  继续仰望石室天花板,他刚刚想起来的是什么?地图?

  然后呢……?

  钝痛越来越快,细汗慢慢从额间渗出,林逸眼眶发红,流出生理性泪水,但他紧盯着天花板,脑海中抓住那一丝线索不放。

  地图……

  藏宝图……

  人皮……

  残缺画面在林逸脑海闪现,断腿的,地上爬的,捕鱼的,第一次练习扎头发……

  表白后的两情相悦,黑猫警长的拉链,每晚都跟阿月缠绵亲吻,断腿处的绿色藤蔓……

  跟阿月在温泉里边洗边?肢体交缠,在瑶光峰药舍抱着花逢月哭,昨晚在山洞里把阿月折腾的直掉眼泪……

  各种各样的画面都参杂在一起往林逸疼痛的脑海里挤,脑壳越来越痛的同时,青年额间的红色蝶印也慢慢闪现。

  “我父亲是鹤远真人……”少女清亮的声音闪过。

  “在下卢云青……”一个熟悉到心颤的音色响起。

  “弟弟,你来啦!”女子欢悦的呼唤。

  还有……还有……

  林逸跪在地上,头痛的浑身哆嗦,汗水流过眼皮,蛰的眼睛酸疼,但却顾不上擦一把。

  还有一个人……那是最重要的……

  月光中御剑缓落的花逢月一掠而过。

  “未来的我,或者我的朋友,我是二十四岁的林逸,现在是永乾五百四十年八月十五日午时三刻,我快要死了,身体中毒,骨骼碎裂——未来的我或者我的朋友看到这张留言,请帮助现在的我一下吧。如果以后出现能倒转时光的东西,请你传过来一些救命的药品到我现在所处的时间段,地址是观云后山白骨洞里左边第三个洞口。”

  忽然间,林逸脑海中出现这样的一段话,还未等他想清楚,随之而来的是那个让他听到想哭的声音,

  “我不是你兄弟。”

  “我是你未来的道侣。”

  疼痛消散,豁然开朗!

  【只发晋江文学城,独发晋江文学城~!】
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/点此举报 | 注册会员 | 加入书签

如果您喜欢本书,请把未来道侣在线指导恋爱技巧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未来道侣在线指导恋爱技巧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