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91 章 第 91 章

作者:一步玉沙 作品:未来道侣在线指导恋爱技巧 本站永久域名 http://www.slzww.com/
  花逢月再一次梦见林逸,他已经很习惯了,而且因为琢磨出一些使用灵力的感触,他在梦境中也能有自己的知觉。

  能清醒的知道自己在做梦。

  经历各种稀奇古怪的梦境场景,本就不怕的花逢月甚至还有点期待,只要不是像昨天那样让人心底发寒的预知梦就好。

  这一次的梦境场景还是在瑶光峰,想到药田中林逸消失变成梦翅蝶的景象,花逢月提起一口气,暗暗一凜。

  走上熟悉的瑶光峰山路,淡淡岚烟缭绕,山中熟悉的潮湿雨润,带着一股静谧而透明的生机,染在衣袖间。

  花逢月低头看了一眼衣袖,秋波蓝色的袖口上是用翠丝纹成的春木行阵,春属木,木需要水才能生长。

  而星罗谷地处湿润,长年飘雨,他的功法也以阴柔为主,常穿的素袍便衣大多都纹上木生水行之类的阵法。

  没走几步,便听到一阵咕咕哝哝的声音,花逢月细听之下,眉眼舒展带笑,这回是记忆梦境么。

  转个弯,便看见一身灰蓝窄袖的青年,他背着竹筐,举着粗齿扫帚,在山壁藤草间找寻香鸟叼走的灵药。

  隔着透明又飘渺的雨帘,花逢月背着手,站在不远处看着林逸,青年寻找的仔细,念静心咒也认真,只是怎么想都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  林逸当初是为什么要选这个棘手的任务,吃力不讨好,还耽误修炼。

  花逢月也知道弟子中间会有欺负人的情况发生,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。

  但是他相信自己的眼光,经过他一手提拔上来的管事长老,都是尽心尽责的人,会照顾新来的弟子。

  所以排除这个选项,只能是林逸自己选定寻香鸟任务。

  知道自己是在梦里,花逢月放松自在许多,直接对着爬在山石上的青年喊道:“林逸。”

  满山细雨丝垂绵长,林逸听到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声音,满脸不可思议地回头,绿苔阶石,秋水为神玉为骨的仙人出现在岚烟雨雾中。

  花逢月招招手:“你过来。”

  林逸呆呆地点头,对着花逢月的方向,下意识地伸脚。

  他忘记自己是在山石上,一脚踏空,噗通一声,亲吻大地。

  花逢月一惊,赶紧上前两步扶起青年。

  “下来的时候不知道看一眼脚下么,怎么样?有没有事?”

  林逸身手好他知道,这么点的距离怎么还能摔到,看见自己就这么惊讶么?

  花逢月有些哭笑不得。

  林逸站起身,捂着脸,老老实实地对花逢月行弟子礼:“长老好。”

  现实中的林逸在自己面前碰碰跳跳的,嬉皮笑脸还不时有放肆的举动,梦境中的林逸突然一下子规矩起来,到叫花逢月不太习惯。

  转念一想这个时候的林逸刚入星罗谷,处于练气期中的新弟子,自然不敢在师门长辈面前太过活泼。

  然后,林逸下一句话就打消了花逢月的念头。

  “长老,你怎么会来这里?是散步么?”

  果然还是那个规矩散漫的青年,纵然修真界多是我行我素,但是在师门规矩都很严谨,除非很熟悉,关系很好,否则小辈一般不敢在长辈未开口之前说话。

  等回去后将林逸带在身边再好好教导吧,花逢月暗自思付。

  规矩散漫这一丝小小的缺点在他面前不算什么,何况林逸的规矩散漫跟没有规矩是两码事。

  林逸最多是跳脱顽皮。

  见过了林逸许许多多的优点,这一丝小小的缺点在花逢月眼中也显得可爱。

  花逢月没有回答林逸的问题,只是略带好奇道:“你为什么会选择寻香鸟任务?”

  梦境中的回答自然当不得真,只不过在自己的场地,花逢月在小辈面前也放纵一把。

  当然,这个小辈只限于林逸。

  纵然花逢月心里猜出好几个答案,比如这边风景好,或者不想在人多地方之类离谱的答案,也万万没想到林逸的回答。

  “我想见你。”

  一瞬间,花逢月眼眸微微瞪大,望着青年俊逸的脸庞。

  寂静的山林中,两人一时无话,潇潇春雨飘起烟岚,花逢月跟林逸就站在烟岚中互相凝望。

  良久,花逢月找回了话语,他注视着林逸,眸如烟雨,声音也轻若烟雨:“为什么会觉得在这个地方能见到我?”

  “见不到就等。”

  “如果等不到呢?”

  “那就一直等。”

  雾雨缠绵,朦朦胧胧笼盖住两人,唤醒隐隐约约的春机,挑动蠢蠢欲动的春|欲,山林树梢吸允了充足的水分,枝繁叶亮,渲染春/情。

  花逢月好像在这一刹那明白了自己想要什么,但是又不知道自己要什么,他只是望着眼前高出自己半个头的俊伟青年。

  他该说点什么呢?

  可是林逸深邃的眼眸好像已经把一切都告诉自己。

  他又觉得什么都不用说了。

  梦境的回答当不得真……

  梦境的回答……当不得真……

  梦境的回答当……

  花逢月愣愣地站在原地,这是自己梦,难道是自己想要林逸这样回答么?

  一滴血,两滴血,滴落在灰蓝的弟子衣衫上,开除一朵朵桃花。

  花逢月恍若惊醒:“你怎么流血了!"

  丝丝红艳从青年高挺的鼻腔中流出,林逸手忙脚乱的捂住鼻子,又望了一眼花逢月,眼中羞愧难堪,刚刚那一场美好的气氛都被自己破坏了!

  还顶着这副狼狈的样子跟花逢月对视,恨不得钻进地缝里的心情,让他不顾花逢月关心的话语,一溜烟地跑开了。

  “哎!林逸,林逸!”

  望着青年跑远的身形,花逢月收回停在半空得手。

  刚刚两人之间的气氛,让有些他心慌意乱。

  可又着带一丝隐秘的,无法说清的欣喜。

  遥望青年消失的小路,花逢月理不清思绪,决定暂时不想那么多。

  他寻着青年消失的小路走去,觉得还有很多话想跟林逸说。

  即使是梦中的林逸。

  烟雾忽然变浓,花逢月凭着对瑶光峰熟悉的记忆走在山间,正纳闷林逸跑哪去了,就听到一阵呼喊求救。

  “林逸,你别动!”

  “林逸快跑!”

  “那是梧桐前辈,不会伤害你!”

  “啊!!林逸!!!”

  梧桐?林逸!花逢月一惊,是林逸采药被撞伤的记忆。

  莫名的恐慌蔓延在心头,花逢月快步上前,面前浓雾一片,隐约有许多人在周围,但是被浓雾笼罩,看不清谁是谁。

  “林逸,你在哪里?”

  花逢月边呼喊边走,浓雾弥漫,视线可见度只有眼前三米。

  走着走着,周围那些喧闹都消失了,雾中的人影也不见了,花逢月心里觉得奇怪,一股压迫感说不清道不明的锁定住他。

  他想从梦中醒过来。

  这个念头一出,花逢月周围的浓雾忽然变淡,或者说是被凝聚在前方。

  药谷出现他眼前,花逢月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走到山谷中心。

  山间植被浓密翠绿,而不远处,赫然是林逸平躺在地的身影。

  他还是穿着刚刚见面的灰蓝窄袖,竹筐倒落在一旁,不知生死地昏倒在地上。

  “林逸!”

  花逢月急忙上前,想要检查青年的情况。

  可他却被浓雾挡住道路,前方的浓雾越来越弄,形成一股巨大的雾团。

  慢慢地,雾团里出现一个动物的形态。

  花逢月屏住呼吸,他想悄悄上前带走林逸,但是脚下的浓雾好像知道他的想法,化成圈链困住他的手脚,让他寸步难行。

  雾团里的影子越来越明显,花逢月紧皱眉头,担心地望着雾团边上的林逸,又分出一部分注意力观察浓雾。

  那影子逐渐显现出来,形似一头老虎,可背上却长着一双鹰翅,头顶鹿角,尾闪鳞光。

  雄伟壮观的白虎自浓雾走出,花逢月脸色严肃,望着那头比梧桐还要强壮的白虎道,

  “阁下是谁,为何出现在我的梦境里?”

  白虎不吭声,只是眼神极为灵动,看了被钳制住手脚的花逢月,低头凑进昏迷的林逸。

  花逢月焦急:“阁下要对我的弟子做什么?有什么事都可以明说商量!”

  白虎叼起无知无觉的青年,看也不看花逢月,转身欲走。

  “放下林逸!"

  花逢月挣扎怒喝,可是手脚都被钳制无法行动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白虎消失,眼前浓雾出现鹿角山的画面。

  *

  ”林逸!“

  山洞里,花逢月自梦中惊醒,满头大汗。

  篝火温暖,他条件反射地望向身边,青年紧紧挨着他沉睡,体温顺着两人相贴的胳膊燃烧过来。

  原来是噩梦。

  花逢月轻轻松了一口气,这才发现自己手脚僵硬,几乎麻痹。

  深夜光线不足,只能以四散在角落里的火堆照明视线,花逢月静静地地躺在狼皮上,努力放松自己的身体,看着昏暗的石顶岩壁,想着刚才奇怪的梦境。

  那头奇怪的白虎是什么妖兽?

  最后显示的山脉正好是林逸说的鹿角山,它是要我们过去么?

  还有他叼走林逸是什么意思?

  林逸以后会有危险?

  各种猜想在脑海中一一蹦出又一一被否定,花逢月想的脑壳都发痛,竟然没有注意到身边人的动静。

  等他注意到时,林逸的手臂已经揽着他,还在他身上到处抚/摸。

  “林逸?”

  花逢月惊讶扭头,发现青年一头大汗,眉头紧皱,满脸难受。

  两人同盖一个狼皮被,自然能感受到林逸体温明显升高。

  他一瞬间以为林逸体内又发生什么异变,抽出略带酸麻的手伸向青年额头。

  谁知林逸一个翻滚,直接扑倒他怀里,伸出的手正好圈在青年脖颈上。

  花逢月顿时僵硬。

  林逸的脸就在他的鼻子上方,距离近到连呼吸都纠缠在一起,被子下的手牢牢抓住花逢月另一只胳膊。

  然而青年没醒。

  “林……逸……”花逢月傻眼,青年光|裸的躯体在他之上,两人身体紧贴,下方只隔着一层薄裤。

  明显感觉到林逸自持的凶/器像根火棍。

  盯着眉目英朗却又难耐不已的面容,花逢月突然想起梦中林逸跟他说的话。

  “我想见你。”

  “见不到就等。”

  “那就一直等。”

  梦境的话能当真么?

  花逢月一时心神摇荡,他并没有想到自己还有拒绝这一项选择。

  也可能是他对林逸……不想拒绝……

  只是没有立刻叫醒林逸,青年便开始在他身上行动,豆大的汗珠蹭到花逢月温柔皙白的脸颊上,林逸像小狗似的胡乱吻在发鬓。

  震惊到忘记阻止的花逢月,略显平滑的颧骨自尖尖的鬓角间,连着一大片被舔出来的水渍。

  向来清寂的欲/望,被年轻人的活泼躁动惊醒了一下。

  自从进入筑基期,修炼至辟谷,他逐渐的脱离普通人的生理需求,美食美酒,都甚少贪恋,连少年生长身体时期会有的梦/遗,也慢慢减少。

  等到连睡觉的需求都控制住,以打坐修炼代替,便是每天早晨的一柱擎天,都很少见了。

  花逢月盯着青年略带胡渣的下巴,上面还有清浅的划痕,那是林逸用细剑不顺手,每次刮完胡子都会破几道口子。

  不过在雷电自愈下,痕迹几天就消失了。

  体温火热的耸动跟梦中青年炽热的眼神慢慢混合,花逢月眼皮轻颤,浓密的睫毛似梦翅蝶的艳丽花翼。

  或许是青年身上自带的亲善气质让人觉得能靠近,花逢月没有想明白自己是什么心情前,便放任了自己的行动。

  圈在青年脖颈的手,缓缓地贴在光滑的脊背上。

  雪白柔软的玉手安抚着古铜色蓬勃的背肌,试探着用温柔安和去抚慰激动的肩押骨肌。

  修长如竹的指节在后背脊骨上一节一节的滑动,仿佛在探测脊骨一共有几节。

  花逢月微微垂下眼皮,半合着的眼眸藏着细碎月光,他恍惚地看着蜜色喉结。

  修炼者虽然一项以清心寡欲为主。

  但正常的身体反应,自然也有。

  宛若氧气减少的沉重呼吸声在山洞内响起。

  等到天边泛起鱼肚白,花逢月终于安抚好梦游一晚上的林逸,青年面容平静躺在一侧安稳沉睡。

  花逢月拭去脸上的汗珠,短暂的休息一下,潮红的肌肤恢复正常,起身来到石锅边。

  两口石锅每晚都盛满雪水温煮,等第二天醒来时,可以直接使用。

  淋淋水声轻响,花逢月擦拭完身上的汗珠,开始清洗唯一的裤子。

  【只发晋江文学城~!独发晋江文学城~!】
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/点此举报 | 注册会员 | 加入书签

如果您喜欢本书,请把未来道侣在线指导恋爱技巧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未来道侣在线指导恋爱技巧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