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92 章 第 92 章

作者:一步玉沙 作品:未来道侣在线指导恋爱技巧 本站永久域名 http://www.slzww.com/
  林逸低头喝着蜈蚣汤,鬼鬼祟祟望着花逢月忙碌的背影。

  喝一口,偷喵一眼。

  喝一口,偷瞄一眼。

  喝一口,偷瞄一眼……

  “准备准备,近日我们便往鹿角山去看看吧。”花逢月头也不回,手里分拣着药材。

  全是林逸从药园一点点地刨雪,找出已经成熟即将落地的高阶灵药。

  大雪漫天盖地,花逢月还没有办法让灵力防身,虽有道袍阵法保温,但是外露的皮肤依旧会受不住冰冷。

  只有林逸这样体内有雷电运转,不惧寒冷,才能在外行走。

  “咳咳!”

  林逸呛了一口汤,赶紧放下下石碗,道:“现在去?外面天太寒了,阿月长老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。”

  事实上,今天早晨醒来,林逸就发了不对劲。

  腿间的粘|糊感触告诉他,继春梦后,他梦遗了。

  本来不算是一件羞人的事情,毕竟男人都有这个情况,但是他昨晚的春梦主角是身边人。

  这让他一度尴尬不已,即担心被花逢月发现,又想被花逢月发现,甚至还在想昨晚有没有说梦话,比如喊阿月之类的。

  如果花逢月问阿月是谁,他要怎么回答?

  要不要趁机表明心意?

  还是会让阿月觉得自己很轻浮?

  提心吊胆,忐忑不安,忸忸怩怩,心慌意乱……

  别看现在林逸还能面上努力绷住表情,但是一颗少男心已经在扑腾扑腾地上下飞舞。

  花逢月一说话,林逸松了一口气,马上又把心提上来,眼神乱转,忍不住地瞟道袍下露出的一截笔直无瑕。

  道袍是直领,无扣,无拉链,只有腰间系带,仿佛风衣,上下都是大V领。

  花逢月拿着灵药,走到石锅边,指尖试探水温,直接把药放进去,道:“昨晚我梦见了鹿角山。”

  “昨晚?”林逸心里一紧,可管不住地眼光一直偷瞟花逢月的道袍下摆,行走间隐约显现一道雪白,左右摇曳。

  昨晚他只做了春梦……

  “梦里出现一只奇特的白虎,长有双翼,头生鹿角,尾巴似蛇,看起来可能跟壁画有关系,他示意我去鹿角山。”

  “想来,鹿角山极有可能跟秘境出口有关系。”花逢月搅了搅石锅,转过身望着另一簇篝火边的青年。

  林逸立刻眼观鼻鼻观心,端着空碗,一本正经:“那头白虎是什么种类的妖兽?有说话么?”

  花逢月摇摇头,奇道:“我从未见过此种妖兽,而且妖兽谱中也未记载,有可能跟变异蛇蟒一样,有了其他奇遇。”

  “老虎,鹿角,双翼,蛇尾……”顺着花逢月的讲述,林逸模模糊糊地在脑海勾勒出一副动物形态。

  越想越奇怪,林逸忽然喃喃自语:“龙……九子……”

  龙之九子对林逸来说不算陌生,虽然不一定能知道具体九子都叫什么名字,但是总有几个名字经常出现在电视剧或者小说里。

  比如他记得九子里面有叫囚牛,是个爱听琴的,经常用来雕刻在琴头上。

  也有叫饕餮,常年用来表达美食盛宴,是一头特别能吃的神兽。

  还有心眼小的睚眦,以及其他像牛像狗像狮子像老虎等等的神兽。

  好像貔貅也是九子之一?

  那梧桐算不算是龙的后代,外形只是一头变大了得黑牛,四肢粗壮类象腿。

  林逸记不得跟老虎长的相像的神兽,但是他对于龙的印象是有鹿角,蛇尾,以至于在花逢月的描述中,他不可避免地想到了龙九子。

  “龙九子?那是什么样的妖兽?”两人离得不远,林逸的疑惑自然让花逢月听到了,龙九子这个称呼他还是第一次听到,自然好奇的很。

  “阿月长老没有听过龙之九子么?属于龙的后代,但都长的不像龙蛇,反而像老虎狮子一类的。”林逸茫然,望着花逢月。

  青年一脸理所当然应该知道的表情让花逢月皱眉,以他翻阅的典籍中,从未见过龙九子的妖兽|灵兽。

  “这是你从哪里知道的?”花逢月探询道。

  林逸更懵,他压根没有查询过,这些不属于龙的常识?

  等等,常识……

  林逸试探:“阿月长老,梧桐前辈的貔貅血脉,难道不是龙的后代么?”

  “貔貅是上古神兽,有辟邪招财,吸海吞天之能,跟龙有什么关系?”花逢月更加奇怪,他觉得林逸的问题简直匪夷所思,修真界是个人都知道貔貅跟龙的区别。

  貔貅,其身形如虎豹,其首尾似龙状,其肩长有一对羽翼,且头生一角并后仰……

  提到貔貅,花逢月脑海中自动出现貔貅神兽的描述,这样一看,那头白虎到跟描述中的貔貅倒像了八成,比星罗谷的梧桐要像貔貅。

  难道那头白虎也是貔貅后代?

  如果猜想成真,那可真是大惊喜,梧桐紧有一丝貔貅血脉就被星罗谷珍惜饲养,还是掌门坐骑,白虎的貔貅血脉显然要比黑牛梧桐更要强大明显。

  不知道能不能带回星罗谷,花逢月暗想,但他还没有忘记林逸说的龙九子的事情。

  他好奇这个东西林逸说从哪听说的,可看林逸茫然的样子,就好像他本来就知道这个事,不是‘失忆’后听别人说的。

  尤其是青山书院的小姑娘。

  *

  万万没想到这个世界没有龙九子!

  林逸恍然想到了其中纰漏,他有些着慌,要怎么跟花逢月说呢?

  说是他‘失忆’前的印象行么?

  谁知道花逢月居然道:“这种说法是你自己心中冒出来的?跟你失忆前有关系么?”

  简直是心有灵犀!

  林逸忙不迭地点头:“我也没听谁说过,就是刚刚想到了。”

  花逢月:“那还有其他的印象么?龙九子的长相一类的?”

  花逢月心里盘算观云山的秘密,壁画图案,未知秘境,奇怪白虎,都跟观云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  而林逸,可以说是唯一从里面出来的练气期弟子,相当于一个普通人从无尽陷阱的深山老林的走出来,人能完好无损的活着,都是一种奇迹。

  何况林逸的体质问题还是一个悬案。

  “就……嗯……也没有记住……想起几个……”林逸支支吾吾地回答。

  “比如有个叫囚牛的,喜欢听琴,有爱吃美食的,叫饕餮,长的都类似老虎狮子,个头挺大的,还很凶猛。”林逸比比划划,费劲地回忆穿越前看得小说。

  林逸想了想,既然提出龙九子的概念了,就直接告诉阿月,如果这个世界有,那就是歪打正着,如果没有,就当做梦记错。

  反正这段时间因为梦翅蝶一直在做梦嘛。

  “记得不是很清楚,总之龙之九子,是龙跟不同妖兽生下来的后代,然后有的有翅膀,有的没有,大多都是虎豹类型的四肢着地。”

  “嗯……也可能不只九子……”

  林逸皱眉,好像还有一种说法是九等于多?

  “不只九子?”花逢月震惊,看林逸的形容,好像龙之九子里面,每个神兽都有不亚于貔貅的威力。

  还可能跟貔貅是一类的瑞兽,貔貅主财,听听林逸说的,囚牛听琴,饕餮爱食,都是瑞兽特有的能力。

  凡是瑞兽,自然有跟人相近的习性,并且能为人类带来好处,才会被人类称之为‘瑞’。

  可花逢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关于囚牛、饕餮这类瑞兽的传说,更别提这样的瑞兽珍禽还有九个!

  还不只九个!

  “对……好像九在这里用来表达多数……可能是这样……”林逸两眼放空,抓耳挠腮的回忆。

  但这副表现反而让花逢月确定了林逸是‘失忆’前看到的东西,是否因为知道的东西太过冲击,导致他失去记忆。

  以至于精神力受损……

  “是了,九乃极数,自然不只是九只瑞兽的意思……“花逢月低喃,林逸这样一知半解的白话解释,更增加了失忆前看到的可信度。

  要知道林逸在学堂上课,虽然因为天资聪颖,头脑灵活而受到众位长老的观察,有的还起了收徒之心。

  但是林逸学识底子差也是共识,教课的长老们谈起林逸都直摇头,觉得林逸之前受苦,一个好苗子生生耽误了这么长时间。

  就是最鲁莽粗犷的外门弟子,武林中人,都能写出规整清晰的字体,而林逸嘛……不提也罢!

  小儿学字都比他强!

  林逸:繁体字能认识,能懂其中的意思就不错了,还要求他全部写对,写一手好看的毛笔字么!

  何况还有生僻字!

  经过众位长老的课堂反馈,以及自己的所见,花逢月相信,如果林逸知道龙九子这类瑞兽,是不可能忘记的。

  龙之九子……

  花逢月皱眉,林逸身上的秘密越来越多了……

  观云山深处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?

  眼见花逢月陷入沉思,林逸看了一眼外面雪光天明,机灵道:“阿月长老,时候不早了,我先出去找找食物,如果要去鹿角山,那食物得提前弄好,外面可没有办法生火。”

  害怕越说多越出错,林逸心虚地想赶紧离开,这会儿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害羞的情绪,只想快跑!

  “好。”花逢月点点头,每日清晨林逸都会外出寻找能吃的东西,能用的物品,天寒地冻,白昼时短,只能趁着天亮寻找。

  眼瞅红色小点消失在白雪皑皑中,花逢月回到山洞内,一下子腿软地靠在山壁上。

  刚刚林逸在背后偷看他的举动,他是能感受到的。

  年轻且热情的目光让花逢月感觉好不自在,刺得他背后火辣辣的痒。

  他也不太敢面对林逸。

  或许林逸对他有几分喜欢,但是花逢月拿不准自己对林逸的感觉。

  若说喜欢,他确实不讨厌林逸,而且还很欣赏这样上进的年轻人,收为弟子也不是不能考虑。

  可说到情爱的喜欢,他好像对林逸并没有类似的心情。

  但是很微妙的,花逢月能明确感受到自己内心对林逸升起一种情愫,跟其他人不同。

  好像……他对林逸……产生是一种……情…欲……

  更接近与色的诱惑。

  这一点让花逢月很新奇,众所周知花逢月是修真界少有的美人之一,若说花逢月不知道自己好看,那是不太可能,又不是一个人避世生活。

  很多人都在用言行表达他的好看,有直接赞扬的,有没有礼貌直勾勾盯着看得。

  花逢月习以为常。

  像林逸这样见他脸红的也有,可让花逢月觉得脸红的可爱,目前只有林逸。

  整个修真界,见过多少俊男美女,花逢月都没有觉得有对他产生皮囊上的吸引。

  即使从小大的看着自己这张被赞扬的面容,他的内心也不怎么当回事儿,天仙化人,也不过一具白骨,声色犬马,哪里比的上明心见性。

  可独独面对林逸……

  粗重地喘息回荡在耳边,花逢月捂脸,或许他昨晚做错了,他应该喊醒林逸才对。

  今早上林逸的表现,还让花逢月以为他昨晚清醒过,实际上,花逢月很肯定林逸就是做了春梦。

  因为不只是白天消耗过度让林逸睡的很沉,还有因为梦翅蝶才做的梦,林逸的精神力一直都不算稳定,毫无防备的进入梦翅蝶的幻境里,很难清醒过来。

  “哎……”

  山洞里回荡一声轻叹,花逢月走到角落里的篝火边,摸着还微微潮湿,带着水汽的裤子,心烦意乱。

  他要拿林逸怎么办?

  【只发晋江文学城~!独发晋江文学城~!】
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/点此举报 | 注册会员 | 加入书签

如果您喜欢本书,请把未来道侣在线指导恋爱技巧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未来道侣在线指导恋爱技巧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